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文章欣赏 >

论“爬官”

发布时间:2013-09-05 点击:

  当官是一种人生的选择,当然不是谁想选择就选择,而是因人而异,只是一部分人挤上了这条路。挤上这条路的人叫爬官,爬官甚是不易。养儿育女有口决;三翻六坐八爬叉,十二个月到南园摘黄瓜。这是守着摇篮的老祖宗的期盼。一个生命的诞生,三个月会翻身,六个月会爬,十二个月会走。还有一个国际的谜语:早晨四条腿走路,中午两条腿走路,傍晚三条腿走路。这个谜语的谜底就是“人”人生三步曲就是从四肢爬行到两腿步行再到柱拐而行,没有人到二三十岁再倒回去爬,只有当官才会这样,这也是当官的哲理,走上这条路,就必须往上爬行。


 

  爬官并非全凭个人耐力和毅力,虽然都在爬,可这里面还有很多深奥累人的学问。胼手胝足,磨破膝盖,不一定就能进步,不一定就比别人爬得快。爬的背后还有很多功夫,如果这些功夫用不到,爬也白爬,像八个月大的娃娃。爬来爬去爬不出一块炕席。爬了一辈子原地不动的人大有人在,所以这就增加了爬官的难度。一个人进了机关,进了事业单位,他的人生就决定了爬。开始那点小官职也许得来的容易,就是一个副科,官就是从这个最小的位置开始爬,一年一年。从副科往正科的位置上爬。官是论级别的,一级压一级,正科与副科的差距在官职上只差半级,也叫差半格,“半格”之差,是丁点的距离,也就是这把椅子那把椅子的距离,说小则小,说大则大,如果有贵人提携,就能从这把椅子上提到那把椅子上去,就这么简单;如果自己爬,少则四年,五年,多则十年,八年,人早老了。官大一级压死人,官大半级也能压死人。别看只有半级之差。很多人一生都难以跨越。爬官就这么玄,时间不等人,错过时间;你可能就爬不动了。

  机关里的人生就是爬官人生。从二三十岁开始爬,作人生的长途跋涉。虽然不是两万五千里,只不过这把椅子爬到那把椅子,却要耗尽一个人的一生精力,汗流浃背,连喘息的功夫都没有,连晴天阴天都不顾,连日月光都不见,心中只有那把椅子。忍辱负重,枯燥,忍耐,屈辱,持久,但无一人歇气,如果有可能,所有的中国人,都会伏下身子爬。爬官,身后也有一个像奥运赛场上的拉拉队,爬不动也要爬。这个拉拉队成员就是他们的家庭成员:妻子,父母,岳父母......还有后备拉拉队,所有沾亲带故的根系,都在关注一个人的爬官工程。一个人在爬官,所有的亲戚朋友“奔走相告”,爬到哪,爬到哪一层都连着他们的每一根神经,如果哪一步没爬好,全都大惊失色。

  一年一年地爬,不歇息地爬,爬的满脸倦容和皱纹,满身毛病与沧桑,爬的丈母娘变老了。有的在副科位子上爬不动了,有的在正科的位子上爬不动了,有的终于爬上了副处,人生已成强弩之末,再也爬不动了,生命已经耗尽。只有少数人爬上了正处的椅子,做了一个单位的一把手,像北斗星一样耀眼。中国人的目光不是太阳,也不是月亮,就是这个官位;宁肯累死也要爬,要的就是丢不下的官面荣光,和家族人的利益和赞叹。爬官是一种途径、是一种欲望、是一种目的、达到而全有,不达而全空,人们为了得到它不惜余力铤而走险,就是这个缘故,当官未必就是一种享受。但是,谁也不愿做个普通人,因为中国人眼里的老百姓,弦外之音也就是通常人们讲的"老败兴"老百姓既没有位子,也没有利益,更没有人格,卑微屈辱,谁都看不起勤恳善良憨厚的老百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