唯美意境网
当前位置:唯美意境 > 唯美文字 >

我们的全部努力都只是为了寻求一句父母的肯定

发布时间:2022-05-10 点击:

  有多少时候,我们的全部努力都只是为了寻求一句父母的肯定。我今天想讲一讲曹操的儿子曹丕。我们知道曹操一家都是文学家,曹操、曹植、曹丕,我们语文课本上学过曹操的诗,学过曹植的诗,但我好像没有印象。我们学过曹丕的上期洛神赋,里面我说我要专门再录一期草纸,但今天我反悔了,我想把这一期单独留给曹丕。其实史书上对于曹丕的评价大多都是负面的,说他阴郁多疑、矫情自饰,城府太深。但当我们真的走进曹丕的时候,你就会发现他真的是一个可怜的又缺爱的孩子。他一直都在被那个你是长子,你应该怎么怎么样所困住。他终其一生只不过是为了想跟他的父亲说一句,爸爸,你可以再夸一夸我。曹丕这个名字是他的父亲曹操起的,批来源于尚书尔维宏,州公丕训,就是要听从周公那些伟大的教诲。批是伟大的意思,也许他的父亲希望他做一个伟大的。曹丕的童年是奔波的,那个时候他的父亲曹操正忙着打黄巾军,打董卓,建立自己的根据地。他不像地理调职,能在一个稳定的环境里长大。从他记事开始,好像要么是在军营里,要么在马背上,前面是爸爸骑马的背影,后面是随时会引爆的战争。他在典论自序里说自己五岁开始学习射箭,然后是起码一个八岁的孩子上马骑射,一身本领。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觉得他很厉害,但我觉得从另外一种。角度上来讲,他也很可怜。在我能够查到的这些历史资料里面有记载的,男子学习射箭至少也在八岁以后。贵族公子学六艺、礼乐、射御、书书,其中有一项就是射箭,但是曹丕是五岁就开始了,而且他学习的那种起码跟设计,完全不是贵族公子的那些花花招式。他学这些,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他要在那些随时可能降临的战争中报名。在他十岁的时候,发生了一件事儿,曹操因为霸占了投降将领张绣的婶婶邹夫人,引起了一系列连锁反应,最后张绣反水偷袭曹操,曹操遭遇了军事生涯里一次惨烈的失败,宛城之败,黑夜之中,曹丕只听见刀枪剑戟、生还有人和马的惨叫。他冲出军营,比他个头大得多的男人们在厮杀搏斗,鲜血横流。想一想,一个十岁的孩子啊,正在经历这样的画面。而他的父亲。他的父亲根本就顾不上他,因为他自己都被流箭射中了,在逃命中,他的坐骑都给射死了,仓皇之下,他哪里还能顾得上儿子。

  还好,曹丕自己学过骑射,在乱军中他乘马逃脱,而他同父异母的大哥曹昂因为把码给了父亲,自己战死在了沙场上。按道理说,杀子之仇不共戴天,可是没有想到,几年之后,张绣再次投降曹操以后,居然还得到了曹操的优待,曹操甚至还给他加官晋爵。曹丕完全不能理解,父亲怎么能隐藏得起这么大的仇恨呢?可是年纪轻轻的她又做不了什么,于是他每次看到张绣的时候,都只能当众指责他,你杀了我哥,你还有什么脸在这混?除了大哥曹昂之外,曹丕还有一个弟弟叫曹冲。我们小时候都学过曹冲称象的故事,那是一个神童啊,三国志里说他五六岁的时候,他的心智就跟大人一样成熟。曹操特别喜欢这个小儿子,甚至有想把王位传给他的意思。可惜天妒英才,曹冲13岁就死了。曹丕非常厉害,他这个弟弟还专门给他写了一篇雷文,就类似我们现在这种哀悼的文章,叫曹仓舒蕾。他在那篇美文里说到弟弟美好的一生,说到上天不眷顾这个生命的悲痛,全篇情真意切,让人嗟叹。曹操当时也是悲痛欲绝,曹丕看到父亲这样,就上前安慰他,没想到曹操说了一句话,此我之不幸,而汝曹之幸也。这是我的不幸,却是你们的幸运。曹丕突然就明白了,无情最是帝王家,父亲的家业最终还是要有人来继承的,而自己只不过是众多孩子当中的其中一个。

  他们既是兄弟,也是竞争者,竞争的是能力,是心计,是胸怀,也是父亲的爱。曹操爱曹丕吗?我想曹丕可能不那么觉得。因为父亲几乎就没怎么夸过他。在曹冲死后,父亲大部分的夸奖给了他的另外一个弟弟曹植。当年邺城铜雀台落成,曹操把儿子们都带到台上去,让他们各自写一篇文章。曹植言出为论,下笔成章,铜雀台赋写成。曹操甚至都说,你这是抄别人的吧?曹智说,不信你可以再考我。曹操拿着曹植的文章赞叹不已,甚至拿给群臣炫耀。我不知道童在台上的曹丕看着他那18岁的弟弟意气风发的样子,心里是什么感想。他的弟弟从小在一个安稳的环境里长大,翩翩公子,温润如玉。100多年后的谢灵运说,天下才共一旦,曹子建独得八斗。他的文采是那样的耀眼,而且最让人喜欢的是他的这个弟弟,性格非常简单随和,随身之物从不追求华丽,一点都没有贵族公子的架子。面对这样美好的弟弟,我不知道曹丕的内心会不会觉得有点自卑,所有他想得到的,好像弟弟都能够比他更轻易的得到。

  自古立长不立显,嫡长子继承制从周朝以来就开始了,但是他英雄一样的父亲好像并不想要遵循这样的规矩,所以作为嫡长子,他没有夸奖,没有偏爱,甚至连原本需要他继承的家业也没有。建安16年,曹植被封为平原侯,有了自己的封地,自己的家臣,曹操甚至向全天下公开征集有才之人给曹植做属官,而曹丕依然是一个没有正直官衔的曹操副手。当曹操带曹植上前线去打仗的时候,曹丕就留守邺城大本营来做曹操的后盾,他从来不会主动的跟父亲要什么。而是父亲要他做什么,他做什么,你说他内心没有渴望吗?我觉得未必,而是。他知道他自己不能主动去要,而且他未必能要得到。曹丕跟杨修关系不错,杨秀还送给曹丕一把王矛之剑,曹丕很珍惜,一直到自己当了皇帝以后还带在身边。但可惜的是,杨修在曹植和曹丕的战队里,最终还是选择了弟弟。曹植文采的光芒是地的,有才的谋士是弟弟的,父亲的偏爱是弟弟。曹丕只能自我安慰,没关系,至少父亲还给我留了一个副手的位置,让我来镇守大本营。但是,也许就连这个也是弟弟。当夺嫡之争日益白热化的时候,曹操一反常态,任命三公子曹植代替曹丕留守邺城。大的在临走之时,曹操说了一句意味深长的话,我当年做顿丘令的时候也只有23岁,你今年23啦,也要像我当年一样努力啊,曹丕心里深深地知道,父亲23岁当顿丘令的时候,大刀阔斧的改革,甚至不惜得罪权贵,那是他一生当中最意气风发的时候儿。现在他把这句话留给了弟弟,不正是希望弟弟也像当年的他自己一样,一步一步成长,成为那个光芒万丈的太阳?其实我找了曹丕很多资料,我到现在都不能够确认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收敛自己的情感,如此的音域,深沉而富有计谋的。如果要我来猜测的话,我在想,可能就是那场夺嫡之争吧。表面上看,争的是王位,争的是加一的继承权,但是当我们朴素的回到一个家庭里,兄弟姐妹之间真的不就是父母的注意力和爱?我们知道,曹丕最后赢得了夺帝之争的胜利,这里面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曹植让父亲失望。

  但是很蹊跷的是,史书上对于曹植因为这些反常的行为而导致失宠的这两件事情讲得非常的含糊,甚至有些讳莫如深。三国智力说,曹植有一次酒后乘着马车行驶在专供皇帝行车的御街上,然后从天子才能进出的司马门出宫,而这条道,这道门,是当时享有天子之制的曹操才能走的。你老爹还活着呢,你就迫不及待想要取而代之了吗?曹操听到这个消息,勃然大怒,处死了当时守卫宫门的官员。还有一件事,曹仁被关羽围困,曹操希望曹植能建功立业,专门给了他一个机会,任命他为南中郎将兼征虏将军,带兵去解救曹仁。出兵前,曹操还专门把曹植拉过来面授机。结果第二天,眼看着军队就要出发了,曹植却喝得醉醺醺的,起都起不来。曹操于是对曹植彻底失去信心。

  但是很奇怪的是啊,曹植的这两个举动和他之前完全判若两人。当时父亲要他代替哥哥曹丕把手邺城的时候,他还是兢兢业业不出差错的,但为什么在最关键的节骨眼上,他反而有这样的出格之举?魏氏春秋里面就直接说是曹丕耍了手段去找弟弟喝酒,故意灌醉他。夺帝之争至今已经难辨真假。我们翻开史书,看见的是一个阴狠的曹丕,他为了要登上那个王位,不择手段,甚至不惜对自己的弟弟都下毒手,到后来他还废掉皇帝,自立为天子,干了一件他的父亲都没敢做的事。但是当我们抛掉所有的身份,抛掉所有的历史背景,我们也看到了一个孩子。他在大喊着,你看我有多厉害,我做了一件你没敢做的事情,我才是那个最像你的孩子啊。公园217年,曹丕30岁,汉献帝下了一道诏书,让曹操可以享有帝王一样的规格,帝王之冕,帝王之驾乘,帝王御用之物,曹操都可以享用。和这个诏书同时发布的还有一道命令,五官中郎将曹丕被任命为为世子。那天,那个隐忍的、深沉的、克制的、崩了好久的曹丕终于释放了他的情感。他搂着大臣辛毗的脖子说,新军,新军,你知道我有多开心吗?包括世说新语在内的很多典籍对这件事都是批判的,他们认为曹丕不应该这样,他应该要悲戚父亲的老去,应该要感觉到自己扛起这份责任的重大。但是,我真的想说,他真的忍得太久了,也许他只是一个想要得到父亲一句肯定的孩子啊。三年后,曹操病故。曹丕写下了一篇祭词,叫短歌行。当年曹操的父亲曹嵩去世的时候,曹操其实也写过善哉行来哀悼自己的父亲,但是在内一篇里面,除了哀痛父亲的去世,他还写了对于时局的忧虑。内痛赴死,外悲剧难。这还是一篇可以被公开的,带着一点点教化意味的是,但是曹丕的短歌行却完完全全写给内心。在他的诗歌里,父亲不是那个世人认知的光芒万丈的政治家,不是那个叱咤风云的军事家,不是那个霸气雄浑的文学家。它仅仅只是一个父亲。曹丕亲撰祭文,在他父亲的灵前抚筝而歌。帷幕积案,那些父亲用过的东西还在,可是他已经不在。人间的魂魄是那么的匆忙,把我一个人丢在了这个世界上。母鹿叫唤着小路归来,大鸟带着小鸟回家,但我却没有了爸爸。谁能理解我的悲伤?普天之下,谁没有父子亲情呢?当我们翻看历史典籍,也许看见的是一个在权力斗争当中阴郁的帝王。可是,当我们穿过他的艺术作品,穿过他的人生经历,我们就会更深刻地触摸到他内在,那个更真实、更柔软也更可怜的内在小孩。那个孩子在说,爸爸,我五岁就开始射箭,八岁就上马骑射,你看我多厉害,我这辈子努力就是想跟你说一句,爸爸,你可以再夸一夸我。我想,如果这个时候曹操泉下有知,也许会告诉他。孩子,在你出生那天,在我给你起名的那一刻,那个期望早就在啦。

上一篇:朋友友情之窗 下一篇:没有了